详细内容

15.档案室里的秘密

晚上十一点钟时,宿琴开车出门了。

天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雨。

麻豆和雅妮都早早的睡着了,刘芸则留在宿琴家中负责照看两个孩子。

宿琴换上了一身灰色运动装,并将头发扎了个马尾,这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干练不少。

路上,雨逐渐下大了。

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,地上也很快积满了水。

看着外面倾盆而注的大雨,宿琴在心中盘算,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朱晚红,另外再约个时间见面。

没想到,朱晚红给她发来短信了:我在篮球场墙边等你。

紧接着,又是一条定位短信。

按照定位提示,宿琴很快就找到了篮球场的位置。

此时,雨小多了。

停好车后,宿琴撑着伞到了墙脚下。

对于翻墙这种事,她人生中倒没有经历过。尤其是对于面前这种两米多高的围墙。而且,还是在这种下着雨的恶劣天气中。

就在宿琴想着怎么翻过去时,墙那边扔过来一条粗绳子。显然,绳子是朱晚红抛过来的。

宿琴拽了拽绳子,似乎绑得很结实的样子。她将折叠伞收了起来,然后拽着绳子,用脚跟蹬住墙面,向墙头爬去。

墙面湿漉漉的有些打滑,宿琴试了几次都无法爬上去。此时,她掌心被绳子磨得开始有些发疼。

宿琴想要找个可以垫脚的东西,环顾了一遍四周后,她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车子,心中有了主意。

将车子开到墙边后,宿琴踩着车顶,然后借助绳子的力量,终于爬上了墙头。

只见朱晚红穿着一件黑色雨衣,正站在墙下等她。

绳子另一端则绑在了篮球架子上。

看到宿琴爬上了墙头,朱晚红过来了。她抱起地上一根碗口粗的圆木搭在墙上。顺着圆木,宿琴滑了下来。

朱晚红拾起地上另外一件黑色雨衣递给宿琴,“你先穿上。”

宿琴接过来,直接把雨衣套上了。

朱晚红把绑在篮球架上的绳子解了下来,然后盘成一圈交给了宿琴。

接着,她又把搭在墙头上的圆木拖回了原地。只见那里摆了一堆圆木,不远处则有个建了一半的小凉亭。

“咱们走吧,”朱晚红招呼道,并从宿琴手中接过了绳子。

宿琴点点头,跟在朱晚红身后。此时,雨已经差不多停了。然而,不时划破夜空的闪电,以及伴随着的虺虺雷声,似乎都在昭示着这场雨并没有下完。

很快,两个人来到了档案室门前。

朱晚红掏出钥匙打开门。让宿琴意外的是,她并没有开灯。

“刚刚打雷,保险丝烧了,”朱晚红解释道。

“噢,没事,”宿琴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,档案室里被照亮了一些。

“手机给我一下,”朱晚红将绳子放在地上,然后转向宿琴说道。

宿琴愣了愣,将手机递给了朱晚红。

朱晚红接过来后,直接将手机关机了。

见此情形,宿琴吃了一惊。

“不是我不相信你,因为今晚上要告诉你的这些秘密事关重大,我怕手机会自带录音功能,所以,就先给你关机了。至于这个手机,你离开时我会还给你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说着,朱晚红将手机放到了旁边桌子上。

虽然朱晚红没收手机的行为让宿琴很意外,不过,考虑到对方也许只是为了谨慎起见,倒也有点无可厚非。只是没有了电灯,档案室里的光线着实有些昏暗,甚至都无法看清楚朱晚红的脸。

这时,朱晚红脱下了雨衣,放到旁边椅子背上,“你知道为什么我约了这个时间点见面吗?”

宿琴也将身上的雨衣跟着脱了下来,并交给朱晚红,“不知道。”

“还记得下午时,我问过你一个问题吗?”

宿琴愣了愣,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宿琴怔住了。

这时,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下,恰好将整个档案室照亮。紧跟着,一声惊雷响彻大地。

“刷——”地一下子,天空中又降下了漂泊大雨。

“你只需要再回答我一次,信还是不信就行了。”朱晚红提高了声音。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等一会儿,你就信了。”朱晚红说着,磔磔地笑了起来。

虽然看不到朱晚红的表情,但是宿琴依然能感觉到这笑声着实令人心头瘆得慌。

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,弥散在整个档案室中。

此刻,外面仍是电闪雷鸣。

“那张成绩单是假的,”朱晚红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,“但是,档案室有地下二层是真的,地下二层有座坟也是真的。”

啊?宿琴心头大惊。如果这话不是当面从朱晚红口中说出来,她绝对不会相信档案室竟然真的有地下二层。而且,还有座坟。

想到自己现在正站在地下一层,也就是坟的上方,宿琴不禁觉得头皮发麻。她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左右,还好大门是开着的,并没有上锁。

“你不该继续来调查李小华的事。”朱晚红说着,拾起桌上一个烟盒,抽出一支烟后,她划了根火柴将烟点着了,“因为知道真相的人都被抹去了记忆。除了一个人,也就是邱胜刚。可惜,你不可能找邱胜刚了解到真相了,他会在牢里一直待到死。”

朱晚红的声音不大,宿琴却听得非常真切。

知道真相的人,都被抹去了记忆?谁抹去的?为什么要这么做?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抹去的记忆?另外,为什么邱胜刚就可以被保留记忆?

宿琴心头一连串的疑问。

朱晚红吸了口烟,“我有三个版本的故事,你愿意相信哪一个版本是你自己的选择。它将决定你的人生命运,以及,这个事件的最后走向。

我先跟你讲第一个版本。2001年11月份,在女生404宿舍,发生了一起醉酒流浪汉夜闯女生宿舍的猥亵事件,受害人叫李小华。那个醉酒的流浪汉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。在这件事发生前的一个月,学校新建图书馆,在工地上挖出了一口棺材。其中施工的一个民工,就是那个流浪汉。后来,图书馆换了地址,而挖出棺材的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档案室。那口棺材就一直埋在档案室的地下二层。”

宿琴听到这里,脑子里“嗡”的一声。一股透心凉意从后背蹿了上来,她觉得自己牙齿都在打颤了。

“第二个版本也是个灵异事件。2001年11月份,在女生404宿舍,几个女生半夜玩召唤笔仙。她们不知道,在1995年,隔壁的403宿舍发生过一起上吊自杀事件。那个女生之所以自杀,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,得了抑郁症。玩笔仙召唤的几个女生中,有一个人叫李小华。她被那个自杀的女生附身了,然后用钢笔戳瞎了另外一个女生的眼睛。为了让那个自杀的女生安息,学校新建了档案室地下二层,并给她盖了一座坟。”

朱晚红的第二个版本,同样让宿琴听得心惊肉跳。她感觉身上除了牙齿在打颤之外,小腿肚子也在打颤。

这不怪她,朱晚红的话着实听着让人惊悚。尤其,还是在这样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。

朱晚红将烟头熄灭后,又再次点燃了一根烟,“最后一个版本是这样的,刚刚那些都是我编出来吓唬你的。没有灵异事件,也没有被附身的流浪汉,更没有的自杀女生。档案室地下二层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座坟。挖开那座坟,你会发现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。之所以编出那些骇人听闻的灵异事件,是为了让你知难而退。只有这样,某些人才能够继续守住李小华的秘密。”

朱晚红的第三个版本,非常出乎宿琴的预料。

难道前两个版本都是假的?最后一个才是真的?可是,为什么会有一座空坟?宿琴心头大为疑惑。

“好了,我三个版本的故事都讲完了,现在决定权在你手里。大门正敞开着,你可以选择转身离开,从此再也不提李小华,也可以选择明明很害怕,却依然决定下去挖坟。因为挖完坟后,你会得到一个重要线索。镢头和铁锹我都给你准备好了,要不要下去挖坟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朱晚红的话,可谓是掷地有声。

宿琴咬着嘴唇,虽然从小到大她都不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谣言妄语,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刚刚那两个灵异版本确实对她起到了心理震慑作用。此刻,宿琴内心非常恐慌、害怕。

窗外仍是电闪雷鸣,再加上大雨如注的“哗哗”声,这让档案室里的气氛更具压迫感。

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,铺天盖地般正向宿琴头上压来。

会不会等她下去了,朱晚红把门“咣当”一关,然后将她困死在里面?后来等她死了,朱晚红再把她埋在那座坟里?也就是说,那座坟其实是为她准备的?

想到这里,宿琴不禁毛骨悚然。朱晚红说地下二层这个事没有人知道,那么,即便自己在里面出了事,警察也不可能找到她。又说不定,连警察都被收买了。

不然的话,为什么朱晚红让自己半夜十二点翻墙进来,还要一路上避开监控,并且还给了自己一个雨衣。即使有监控拍到了画面,在监控画面中,自己穿着雨衣,别人也根本认不出来雨衣下的人是谁。而且,朱晚红说档案室停电了,为什么早不停电晚不停电,偏偏这个时候停电?难道就没有备用电源吗?

另外,收走手机的理由也经不起推敲。如果是为了防止录音的话,她只需要查看一下手机后台就可以了。为什么非要拿走她的手机?

宿琴又回想起了,在汽车前挡风玻璃处发现的那张字条:不要试图用你的好奇,摧毁你的人生和家庭!

自己费尽心思的追查李小华一事,肯定引起了这背后那股邪恶势力的注意。对方应该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掉,而档案室地下二层则是一个完美的凶杀现场。

宿琴看了眼旁边地上那黑乎乎的一团绳子。朱晚红会用这根绳子勒死自己吗?这个念头刚一产生,宿琴就觉得自己脖颈一股凉意,仿佛真有人拿绳子套住了她的脖子。

她想拔腿离开,可是又心有不甘。也许此刻离开了,李小华的事就再也无法查明了。

可是,如果继续追查下去,要以赌上性命来作代价的话,这真的值得吗?

宿琴在心中问自己。

“怎么样,决定好了吗?”朱晚红催促道。

宿琴决心先拖延一下,尽量多从朱晚红口中套出一点有用信息。

“这个档案室是哪一年建的?这么多年都没有人下去过地下二层的话,会不会进水?”

“档案室是2001年年底建的,至于有没有进水,你自己下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“建这个地下二层的时候,你在现场吗?”

“你不要想着从我口中套话了,下去还是不下去,你尽快作出选择吧。”朱晚红说着,“噗呲”一声,划着手中火柴,点燃了叼在嘴上的第三根烟,“我这根烟抽完之后,你想下去也没有机会了。李小华的事也就到此为止了。我以性命担保,你永远不会找到真相。”

说完,朱晚红甩灭手中火柴,将火柴梗扔到了地上。

难道真的要下去吗?

万一面前这个朱晚红不怀好意的话,自己就是死路一条。

可是如果不下去的话,李小华背后的真相应该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宿琴在作着剧烈的心理挣扎。

唉,要是身上有个硬币就好了,正面下去,反面不下去。一个硬币抛出去,直接听天由命就行了。

“想好了吗?”朱晚红说着,狠狠吸了口烟。

她手中那支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燃烧了一大截。

“我这烟可只剩下一半了啊,”说着,朱晚红将一口浓烟吹到了宿琴脸上。

宿琴用手拍散面前烟雾。

算了,豁出去了。李小华这个事不查清楚,估计自己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。再说了,丁大鹏一家五口不是无缘无故的就都死了吗?不查清楚李小华的事,他们也会死不瞑目。

想到因为追查李小华的事,丁大鹏一家五口被灭门,宿琴心头蹿起一股怒火。

“给我镢头和铁锹。”

“你不怕下面真的有鬼?”

“人有时候,比鬼更可怕。”

朱晚红一怔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***    ***

朱晚红将一支点燃的蜡烛插在烛台上,然后手持烛台在前面带路。

宿琴拎着镢头和铁锹,冷着脸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。

很快,就到了档案室西北角的储藏室。朱晚红打开门锁,借着烛光,宿琴迅速查看了一下屋内环境。只见正中央有几张破旧不堪的学生课桌,每一张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样子。另外,还有几把坏掉了的椅子,旁边墙角则堆着几袋水泥。

整个屋子不足二十平米,墙上没有安窗户,天花板上没有装电灯,可以说整个屋内没有任何现代气息的东西。

从空气中隐约可以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。

朱晚红将蜡烛交给宿琴,“你先拿一下。”

宿琴赶紧放下手中的镢头和铁锹,将烛台接了过来。

朱晚红蹲下了身。宿琴这才注意到,地上铺着灰色的毛毡。朱晚红用手在毛毡上这儿按按,那儿压压,如此反复几次后,她点点头,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她将旁边几张课桌挪开,露出一大块空地,然后掀开了铺在地上的毛毡。只见在这下面的,还是一层毛毡。朱晚红将第二层毛毡又掀走后,露出了下面的第三层毛毡。

接着,第三层毛毡也被揭开了,露出了一道黑色铁门。说是铁门未免有点言过其实了,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洞口,一道窗户,只不过比起普通的小区门窗更大了一些。

在门把上则是一把生了锈的大锁。

正当宿琴心中猜想,钥匙会在哪里的时候,朱晚红指了指墙角边的几个水泥袋子,“钥匙在那里面,你找一下。”

宿琴一只手拿着烛台,另一只手在水泥袋子里摸索。

忽然,她摸到了一段绳子样的东西。说是绳子又不像,粗细都不均匀。这又会是什么呢?

宿琴将摸到的东西拽了出来。顿时,她被吓得面无血色。

原来,她手中的竟然是一条干枯已久的死蛇。

她赶紧将蛇扔到了地上,然后倚着墙壁,大口喘着粗气。而她手中端着的蜡烛,火苗也开始左右摇晃,大滴大滴的蜡油滴落到了地上。

“一条死蛇都怕成这个样子,我看你还是不要下去了。”朱晚红语气中带着嘲讽。

“这里面怎么会有蛇?”宿琴一边极力平息心头的紧张情绪,一边战战兢兢地问道。

在小学二年级,宿琴带着弟弟宿坤,和邻居家的几个小孩去山上玩时,曾经被蛇咬过一次。从那之后,宿琴就特别怕蛇。

“你可想好了,没准这下面的东西,比你面前这条死蛇更可怕一万倍。”朱晚红说着,走到旁边一个水泥袋子前,在里面扒拉几下后,找出了一把钥匙。

“还要下去吗?”朱晚红拿着钥匙问道。

宿琴瞅了眼脚边的死蛇,又瞅了瞅那道看上去似乎牢不可破的铁门。她知道自己一旦选择了下去,也许就再也上不来了。

虽然自己从小就没有父母,可不还是一样长大了吗?如果麻豆和雅妮也因此而失去了妈妈的话,相信他们同样也会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的长大成人。尽管张伟平不值得信任,可是,叔叔、婶婶,还有宿坤和刘芸,他们会给麻豆和雅妮一个温暖家庭。这样的话,自己又有什么还放心不下的呢?

唉,人生苦短,唯愿死而无憾。

想到这里,宿琴伸出手,“钥匙给我吧。”

朱晚红将钥匙放到了宿琴手里,然后注视着她的眼睛,“祝你好运。”

“谢谢,”宿琴将烛台交给朱晚红。她蹲下身,将钥匙插入锁孔后,轻轻一转,“啪嗒”一声,锁环弹了上来。

“其实,你不必非得下去,只要你答应不再去调查李小华的事,一切可以就此结束。”朱晚红语气相比之前缓和了许多。

“你就当我是魔怔了吧,”宿琴说着,努力挤出一个笑容。

她将锁取了下来,然后拉开铁门,顿时一股发霉的潮湿气味迎面扑来。

与此同时,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道一米多宽的水泥楼梯。至于楼梯的尽头是什么样子的,又通向哪儿,则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。

宿琴一只手接过朱晚红递过来的烛台,另一只手接过镢头和铁锹。

“我下去了,”宿琴转向朱晚红,看了她一眼。

刚刚那份挽留,让她对朱晚红现在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好感。

“嗯,这个给你,”朱晚红说着,从身上掏出刚刚用来点烟的那盒火柴。

***    ***

宿琴举着烛台,顺着楼梯,如履薄冰般地往下走。

楼梯很陡,宿琴只能集中精力看好自己脚下位置,以免踩空。

这时,“咣当——”一声,铁门关上了。

宿琴心头一惊,紧跟着脚下一个打滑,蜡烛首先跌了出去,顿时眼前漆黑一片,宿琴连忙扔下手中镢头和铁锹,扶住了旁边的墙壁。

只听“叮叮当当”“乒乒乓乓”一阵不绝于耳的撞击声,镢头和铁锹滑到楼梯底端,然后又撞到了地上。

宿琴扶住墙壁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四周伸手不见五指,这让她心头不寒而栗。

很快,宿琴想到了在下来之前,朱晚红送给她的那盒火柴。她抖抖索索的从衣兜中摸出来后,才发现里面只剩下三根了。

宿琴赶紧抽出其中一根,并想要在火柴盒侧面点燃。然而由于心中的恐慌不安,第一根火柴直接就被折断了。宿琴在心中骂了句脏话,又划着了第二根火柴。

这时,她看到了比自己低三个台阶的那根白色蜡烛。宿琴小心翼翼蹲下身,捡起了地上的蜡烛。这时,手中火柴再次熄灭了。

火柴盒中只剩下了最后一根火柴。如果这次再无法点着蜡烛的话,她就要永远与黑暗为伍了。

宿琴用牙齿狠狠地咬了口手背,一股强烈的疼痛感让她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。

抽出最后一根火柴后,宿琴定了定神,才将它再次擦燃。火苗跳动着,宿琴大气也不敢出,唯恐一不小心将火苗吹灭了。小心地将火苗靠近蜡烛后,这一次总算将蜡烛点燃了。

借着烛光,宿琴环视了一下四周。

只见在场地中央赫然醒目的立着一座坟墓。

除此之外,整个地下二层没有任何东西。是的,连根柱子也没有。这使得整个地下二层一百多平米的空间,看上去非常空旷。

忽然,宿琴看到了嵌在墙里的一盏烛台,那上面是一根手臂那么粗的红色蜡烛。相比之下,她手中这根白色蜡烛就不值一提了。

看到没有蛇,也没有积水后,宿琴松了一口气。她慢慢走下楼梯,用手中蜡烛点着了墙上的那根红色蜡烛。瞬间,屋子里明亮了很多。

宿琴将烛台搁到了坟墓旁边,然后捡起地上的铁锹。

真的要挖坟吗?她在心中问自己。

会不会发现一些很可怕吓人的东西?宿琴又想到了朱晚红跟她说过的那两个灵异版本,顿时,她心中惊恐不安起来,身体也开始像筛糠似的颤抖个不停。

不行,绝对不能自己吓自己。朱晚红不是说了吗?相信哪一个版本的故事取决于我自己。我必须选择相信第三个版本,在面前这座坟中什么都没有,它只是故意来干扰我心理防线的。

对,它就只是个土丘,而我被派来铲平这个土丘的。只有铲平了这个土丘,我才能得知真相,也才能结束这一切。

嗯,我要给自己唱首歌来壮胆。

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 也不靠神仙皇帝  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 全靠我们自己”

伴随歌声,宿琴拿起铁锹铲起了第一铲子的土。紧跟着,是第二铲,第三铲……

***    ***

档案室内。一个狭小密闭的房间。

没有灯光。

朱晚红对着面前打开的笔记本电脑。

视频画面中,是宿琴正在挖坟的场景。

朱晚红攥着拳头,托着下巴,脸上陷入沉思。

原来地下二层墙壁上的那个烛台是一个隐藏的微型摄像头。

这时,桌上手机响了。

朱晚红扭头看了一眼,只见是M打来的。

按了接听键之后,朱晚红拿起手机贴在耳边,“好的,等她上来之后,我会按照您的要求,把一切都告诉她。”

***    ***

很快,宿琴将面前这座坟铲平了。让她意外的是,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。

看到裸露出的地面,宿琴蹲下身,用手将泥土扒到一边。奇怪,下面的土质看着像是没有动过的样子,难道真像朱晚红说的,这其实就是一座空坟,里面什么也没有?

宿琴拿起旁边的镢头继续刨土。

一下,两下,三下,每挥动一次镢头,宿琴都担心会不会撞到某些硬物,比如,棺木、铁钉什么的。

然而,挖了半米多深的坑后,依然只有泥土。宿琴这才相信了,地底下真的什么也没有,一切都是朱晚红杜撰出来吓唬自己的。

可是,为什么档案室要建一个如此隐秘的地下二层呢?还弄了一座空坟。谁做的这一切?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

一连串的疑问,涌上宿琴心头。她环顾了一下四周,只见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。

从墙上的痕迹可以看出来,这个地下二层已经建成很久了。如果是2001年年底的话,距离现在都已经18年了。难道说,有人从18年前就开始布局谋划李小华这件事了?

这个念头刚一产生,宿琴就把它否决了。因为这听上去实在有些荒谬。

算了,不去想这些没头没尾的事情了,还是先想想怎么从这个地下二层脱身吧。

唉,也不知道那道铁门现在上锁了没有?要是朱晚红真居心不良的话,恐怕她是不会再给自己打开铁门了。

正当宿琴心头再次蒙上一层阴霾时,只听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铁门打开了。

顿时,宿琴紧张起来。朱晚红不会真的要来谋杀自己吧?想到这里,宿琴赶紧抓过旁边镢头用以自卫。

“你可以上来了。”朱晚红的声音从铁门口传了下来。

这个朱老太太不会在门口守株待兔,等着趁我不备时要了我的命吧?不行,我可不能轻易上她的当。

宿琴一边暗暗地握紧了手中镢头,一边小心谨慎地向楼梯口走去。她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紧绷着,以便随时作出反击。

事实证明宿琴还是想多了。

铁门入口就那样大开着,而朱晚红根本就没有出现在铁门旁边。

宿琴扒着铁门再次爬了上来。只见朱晚红正站在储藏室门外,她的手中举着另外一支蜡烛。

“你赢了,”朱晚红看着宿琴,语气淡淡地说道,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。”

宿琴长出了一口气,自从朱晚红说档案室有地下二层之后,她的神经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现在终于可以放下戒备了。

***    ***

“估计你现在心头有很多疑问,为什么这个档案室有地下二层却不为人知?又为什么会有一座空坟?邱胜刚到底知道些什么?李小华到底又是谁?”

朱晚红看着面前的宿琴,苦笑了一下,“可能让你失望了,我也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。”

宿琴一愣。

“不过,我说了等你挖完坟后,会给出你一个重要线索。现在我来兑现我的承诺,李小华在十字洲。”

“十字洲?那是什么地方?”

“据说,那个叫十字洲的地方,生活在那里的人,能活七百年,也就是七生七世。”

“啊?七百年?”

宿琴被朱晚红的话搞糊涂了。有那么一瞬间,她甚至怀疑面前这个朱老太太是不是《花千骨》《仙剑》《香蜜》之类的修仙剧看多了,才会扯出这种荒诞不经的言论。

“想要进入十字洲,需要穿过一片黑色的棉花田。”

“黑色的棉花田?”宿琴再次对朱晚红的话,产生了严重的怀疑,“棉花不都是白色的吗?怎么会有黑色的?”

朱晚红没有理会宿琴,而是继续说道,“在这之前,你需要一只白色乌鸦作为向导。没有白乌鸦的话,你永远不会找到黑棉田。”

朱晚红的话让宿琴觉得,要么,她就是疯了,要么,她就是在故意捉弄自己。

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也该回去了。”朱晚红说着,再次拿起桌上的烟盒,抽出一支烟后,借着蜡烛的火苗点燃了。然后,她用手掐灭了蜡烛。

整个档案室里顿时又变得黑漆漆的了,什么也看不见。

朱晚红深吸了一口烟后,朝着宿琴脸上徐徐吹来。

宿琴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整个人昏昏迷迷的跌倒了下去。


技术支持: 97建站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