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12.档案室

修完车就已经到中午一点多了。宿琴在路边随便找了家沙县小吃,吃了碗米线,然后按照名片上的号码将电话拨了过去。

很快,电话接通了。

“你好,请问是哪位?”

“昨天你的路虎撞了我的奥迪。”

“噢,我想起来了,昨天我还专门给你留的名片。车修好了吗?多少钱?我现在给你转过去。”

“我打电话不是来找你要钱的,是有点其他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。”

宿琴担心自己提到“李小华”这三个字后,会直接遭到对方拒绝。于是,她换了种表述方式。

“和老邱有关吧?我就估摸着张伟平应该也投了不少钱。”李谏说着,叹了口气,“华泰这个事呢,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,这样吧,我给你莹莹的电话,你去找她。这里面具体的一些事情,她肯定比我清楚。”

宿琴一愣,她很快明白了过来。李谏肯定以为自己在拐弯抹角,找他打听华泰基金的事。可是,她明明是想打听李小华的。另外,这个莹莹又是谁呢?

“嗯,我短信给你发过去她的号码,你直接过去找她就行。对了,你可千万别忘了跟她要修车钱。”电话那端,李谏再三嘱咐。

听到李谏提醒自己找对方要修车钱,宿琴马上猜到了,莹莹应该就是那个波浪卷,也就是李谏的老婆。

很快,宿琴收到了短信:姜莹莹,135****3726。

宿琴直接拨了过去。

这一次,宿琴依然没有提“李小华”的名字,而是说李谏给了自己这个电话号码,让自己过去找她。

令宿琴没有想到的是,波浪卷竟然让她过去暇雪中学办公楼二楼西区的高三数学组。

什么?波浪卷竟然是暇雪中学高三的数学老师?宿琴再次大为意外。这同时也让她感觉,自己距离查明李小华背后的真相又近了一步。

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宿琴就开着刚刚修好的车子,又一次去了暇雪中学。

和上午十点钟不同的是,暇雪中学门口已经没有聚集的人群了。

保安问她找谁,宿琴说是去高三数学组,找一个叫姜莹莹的数学老师。填完来访人员登记表后,保安将宿琴放行了进去。

***    ***

很快,宿琴就在办公楼二楼西区,找到了高三数学组。

推开门后,宿琴一眼就认出了波浪卷。和前一天见面不同的是,她的假睫毛和美瞳都摘下去了。

“你好,姜老师。”

“你好,”姜莹莹环顾了一下四周,“要不,咱们换个地方谈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宿琴跟着姜莹莹出了办公室,来到了走廊上。

“其实,我今天来不是要修车钱的,而是想打听一下——”宿琴欲言又止。

姜莹莹笑了起来,“没事,你尽管问就行。无论是李小华,还是邱胜刚,知道的我肯定都告诉你。”

宿琴一愣,面前姜莹莹的这个回答,着实出乎她的预料。

看到宿琴脸上的惊愕,姜莹莹解释道,“昨天回来时,我还跟李谏聊了一路,谁是李小华。结果晚上邱老师那边又出事了。我就猜测着,你今天要打听的人不外乎也就是他们。”

看到姜莹莹这么说,宿琴索性也就直接问了,“你们班里当年真没有一个叫李小华的女生?”

“我要是说没有,估计你也不信。这样吧,我正好和管理学籍档案的朱老师很熟,我这就带你去档案室,查一下当年我们2001级高三九班的学籍档案。”

“那真是太感谢你了。”

“没事,没事,举手之劳。”

***    ***

宿琴跟着姜莹莹到了地下一层的学籍档案室。

姜莹莹向一个六十多岁的浑身精瘦的老太太,也就是她之前提到的朱老师说明了来意,朱老师将宿琴和姜莹莹带到2001级学生档案处,找到高三九班的原学籍档案后,交给了宿琴。

宿琴接过厚厚一沓的学生档案表。打开之后,只见很多档案的角边都已经开始泛黄了。显然,已经有些年份了。宿琴吹散上面的灰尘,然后一页页的仔细查看。

很快,她就找到了张伟平的档案资料。

姓名:张伟平    出生日期:1985年4月6日

家庭住址:地矿局家属院4号楼1单元201

父亲:张广发    职业:地矿局勘测员

母亲:吕美玲    职业:雁坛中心医院住院部护士长

联系电话:8176620

小学:雁安小学        1992——1998

初中:雁坛三中        1998——2001

看起来张伟平这个学籍档案没什么问题啊。宿琴心想。

紧接着,宿琴又翻到了丁大鹏的档案资料。

姓名:丁大鹏    出生日期:1985年9月26日

家庭住址:雁知路26号  

父亲:丁庆华    职业:铝合金门窗个体经营户

母亲:孟玉红    职业:铝合金门窗个体经营户

联系电话:8262175

小学:雁坛第一实验小学    1992——1998

初中:雁坛三中 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8——2001

找到丁大鹏的学籍档案后,宿琴很快又找到了李谏和姜莹莹的学籍档案。

全班42个人的学籍档案,一个不落的全部都在这里了。然而,却怎么也没有李小华的。

宿琴将学籍档案重新交给了负责管理档案的朱老太太。

“朱老师,咱们这里有当年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吗?我想找一份看看。”

“有倒是有,就是太乱了。多年来都没有人动过,找起来挺麻烦的。”说着,朱老太太拖过来一大摞的成绩单,“2001级整整十八个班,从高一到高三的成绩单都在这里面。不嫌麻烦的话,你自己找找吧。”

宿琴向朱老太太道了谢,然后开始扒拉这厚厚一摞的成绩单。

很快,她就找到了一张高三九班的成绩单,全班42个人一个不少地都在上面。

看来这个高三九班的确没有李小华这个人。宿琴心想。那么,张伟平分文理班之前,又是什么样子的?会不会有李小华?

想到这里,宿琴冲着正在和朱老太太说话的姜莹莹问道,“姜老师,你在高一的时候也和张伟平是同班同学吗?”

“是啊,我们都是高一一班。”

宿琴又找到了一张高一一班上学期的成绩单。全班45个人,宿琴从上往下找了一遍,她找到了张伟平、丁大鹏、季兮、姜莹莹的成绩表,但是,就是没有李小华的。

这让宿琴有点泄气了。

就在这时,朱老太太忽然想起似的说道,“我记得还有一沓成绩单,当年因为被水浸过就没有放到一起。要不你跟我过来,咱们去地下室二层拿一下?”

“咱们档案室不是只有地下一层吗?”姜莹莹不解地问道。

“有地下二层,但是从来没有使用过,也没有装电路。里面漆黑一团没有灯,下去的话,需要带个手电筒。”朱老太太说着,转向宿琴,“你要和我一块下去拿成绩单吗?”

朱老太太说这话时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宿琴。她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笑容。

宿琴有些犹豫不决,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着下去。

这时,姜莹莹说话了,“要我也一块陪着下去吗?”

朱老太太没有理会姜莹莹,而是继续盯着宿琴缓缓说道,“据说,地下二层是给死人住的,里面还有一座坟。坟的主人是很多年前,在宿舍里上吊自杀的一个女学生。”

“啊?”姜莹莹一声尖叫,声音颤抖起来,“朱老师,你,你,你别吓我,我胆小不经吓。”

宿琴也被吓得脸色煞白。

“哈哈哈,”朱老太太大笑起来,“怎么样?被我吓到了吧?我就是开个玩笑,逗你们玩的。哪有什么地下二层,我故意编出来骗你们的。”

“你个死朱老师,吓死我了,”姜莹莹说着,一边大口喘气,一边连连拍着胸口。她脸上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。

宿琴也长出了一口气,刚刚朱老太太说的话确实也吓到了她。

“主要是这档案室太无聊了,平日里连个来的人也没有,”朱老太太抱怨道。

“那你也不能这样吓我们啊,我会很多年都心头有阴影的,”姜莹莹说着,朝朱老太太不满的啐了一口。

“嗯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朱老太太转向宿琴问道。

宿琴想了一下,然后摇摇头,“我不信。”

“我也不信,”朱老太太说着,笑了起来,“我一生信仰马列主义,是个不折不扣的唯物主义者。别人要是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有鬼的话,我就会问他,你说,这鬼要是吃人的话,他拉什么呢?他肯定不能光吃不拉呀,不然不遵循能量守恒,对不对?另外,他拉完之后,会不会用纸来擦?不擦的话,岂不是臭死了?而且,还容易得痔疮。”

朱老太太的一番话,逗得姜莹莹和宿琴俩人大笑起来。

就在这时,忽然宿琴手机响了。

只见是麻豆的幼儿园老师李芬打来的。

宿琴看了眼时间,呀,三点五十了,还有十分钟麻豆和雅妮就该放学了。这会儿打电话,应该是想问自己几点钟过去接孩子吧?这么想着,宿琴按了接听键。

“麻豆妈妈,刚才有个人来幼儿园,说是要接麻豆和雅妮,”电话那端,李芬说道,“我们问她名字,她也不肯说,只说和你是好朋友。”

啊?!宿琴一愣。竟然有人冒充自己的好朋友去幼儿园接孩子。

宿琴顿时急了,“你千万不要把麻豆和雅妮交给这个人,我没有这个朋友,也没有让任何人去帮我接孩子。她要是抢孩子的话,你就立刻报警。我现在马上就去幼儿园。”

说着,宿琴挂了电话。

“什么报警抢孩子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姜莹莹看到宿琴的一脸焦急,不禁问道。

“我现在马上要过去幼儿园接孩子,”宿琴说着,将一沓成绩单重新捆好。

“你先走好了,我来捆就行。”朱老太太说着,过来帮忙了,“对了,今年是暇雪中学建校50周年,学校印了一堆纪念品,我送你个纪念水杯吧。”

说着,朱老太太过去办公桌旁边,翻找出一个精致的不锈钢水杯送给宿琴。

宿琴接了过来,只见杯身上刻着暇雪中学的校徽,以及校训“砺志笃行  勇于担当”。

“谢谢,”宿琴说道,此刻她心中装着的,全都是有人要去幼儿园接走麻豆和雅妮的事。

“那我先走一步了。再见,姜老师,朱老师。”

“好的,好的,再见。”

“有缘再会。”


上一篇11.暇雪中学下一篇13.成绩单
技术支持: 97建站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