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3.张伟平的父母

宿琴第一次见到张伟平的父母,是张伟平向他求婚后的第二天。

一开始,张伟平并没有告诉宿琴去见父母的事,而是说有朋友新开了家日本料理店,给了他两张现金券。

吃饭期间,张伟平提到了自己大学读书时的一些逸闻趣事,宿琴也讲了自己在武汉求学过程中的一些愉快经历。

说到高兴之处,两个人一起开怀大笑。

等到吃完饭结了账后,张伟平才告诉宿琴,刚才隔壁桌的那对中年夫妻是自己的父母。

宿琴登时吓了一跳。

张伟平说,父母得知他新交了女朋友,就想看看对方到底长得什么样子,但又担心会打扰到她,最后,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。

张伟平还说,俩人对于宿琴的长相、学历、性格,以及言谈举止,都非常满意。

接下来,张伟平直接带宿琴回了家。原本一路上还忐忑不安的宿琴,在见到张伟平父母后,很快就打消了心中的顾虑。

张父是个工程师,搞了一辈子的地质勘探,张母则是雁坛市中心医院住院部的护士长。

张父张母的坦诚、热情,让宿琴对于这对未来公婆给予了很大好感,并且,开始去期待融入这样一个家庭。

临走时,张母送了宿琴一只银手镯。后来,张伟平告诉宿琴,那是他的祖母曾经送给母亲的。现在母亲又把她送给了宿琴,这其中的意味就很明显了。

作为礼尚往来,两天后,张伟平也去见了宿琴的父母。更确切的说,是宿琴的叔叔和婶婶。

宿琴的父母在宿琴一岁零三个月时,就离了婚。宿琴被判给了父亲,然而,就在宿琴三岁那年,父亲在建筑工地上出了事,从六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摔了下来,当场就没了呼吸。从那之后,宿琴就跟着叔叔、婶婶生活了。

不过,叔叔、婶婶待宿琴完全像亲生女儿一样,竭尽所能地不给她制造任何疏离感。虽然家里还有个小宿琴两岁的弟弟,宿坤。但是,叔叔、婶婶一点也没有重男轻女的表现,反而因为宿琴没有父母,而对她更为用心。

因为宿琴的叔叔也姓宿,所以,在宿琴的整个读书过程中,大家都以为宿琴的叔叔就是她的爸爸。而宿琴对于别人口中的“你爸爸”,也从来不去反驳。只是,她很少当着别人的面,管叔叔叫“爸爸”。

对于宿琴嫁给张伟平这件事,叔叔、婶婶也都很称意。

于是,没过多久,张伟平和宿琴就领了结婚证,办了结婚典礼。而婚房则是张家在两年前,就买下的一座独栋小别墅。

婚后的第二个月,宿琴就怀孕了。得知儿媳妇有了身孕,张父张母高兴坏了,几乎隔个一两天,就要上门来送一份营养汤。当然,宿琴的叔叔、婶婶也会经常抽时间来看望侄女。

本来宿琴还计划着,结婚后去找个学校当一名初中英语老师的。然而,张父张母却觉得她刚刚怀孕,需要安心养胎,就让她打消了上班的念头。

再后来,麻豆出生了。请了尤阿姨做保姆后,宿琴又想去上班。这一次换张伟平来劝宿琴了,他觉得自己每个月的工资完全可以养活一家人,至于宿琴的话,只需要在家当个全职太太就可以了。

看到张伟平这么坚持,宿琴也就不再提当老师的事情了。

因为有尤阿姨帮忙照料孩子,宿琴一下子时间就充裕了很多。她报名了瑜伽班,在每周三次健身锻炼的同时,又相继学习了摄影、茶艺、古筝、烘焙等才艺。

也许其他全职太太的日常生活就是追剧、逛街、购物、美容这些了。然而这几样,宿琴却一样也不沾。

***    ***

下午四点。宿琴到幼儿园接完两个孩子后,直接带着孩子去了张伟平父母所在的地矿局家属院。

宿琴原本以为公公婆婆会告诉自己,关于李小华的一些消息。然而,她站在4号楼1单元201室门口,敲了大半天的门,都没有人过来给她开门。

宿琴寻思着,是不是公公婆婆出去买菜了,便掏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,没想到,却被告知对方暂时无法接通。

正当她犹豫着,是不是要给张伟平打个电话时,从楼梯口上来一个戴着顶藏青色渔夫帽的中年男子。看到宿琴和两个孩子在敲门,中年男子说,老张夫妻俩报了个老年旅行团,一周前出国去了澳大利亚。

这倒是很出乎宿琴的预料,她又问对方,知道俩人什么时候回来吗?

中年男子摇摇头,说不清楚。

看到再一次失去了李小华的有关线索,宿琴只能带着两个孩子悻悻地下了楼。

麻豆和雅妮吵着要见爷爷奶奶,宿琴只能安抚两个孩子,爷爷奶奶出国游玩去了,等回来后,会给他们带纪念品。两个孩子这才停止了吵闹。

宿琴带着孩子回到了家属院内的停车处。正当她准备拉开车门时,忽然就看到了前挡风玻璃处,雨刷下夹着的一张A4纸。

奇怪,这儿怎么会有张A4纸?宿琴一边心中犯嘀咕,一边将纸取了下来。

只见正面印着一行黑体小字:

警告:不要试图用你的好奇,摧毁你的人生和家庭!

看到纸上的内容,宿琴倒吸了口冷气。显然有人在跟踪她,而且还知道她正在寻找李小华。

宿琴赶紧环顾了一下四周,然而,四下里空无一人。

到底是谁将这张A4纸夹在这儿的?他和李小华是什么关系?他们又想要掩盖些什么?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。

紧接着,宿琴的下一个反应是,丁大鹏出卖了她。

因为迄今为止,她只把李小华的事情告诉了丁大鹏一个人,并且,还要他绝对保密。可是,眼前这张纸上的内容,毫无疑问的对方知道她在找李小华。

一瞬间,宿琴觉得暗中仿佛有一双眼睛,正在地矿局家属院中的某个角落里监视着自己。这让她不禁有些头皮发麻,于是赶紧催促两个孩子坐进车里,并在第一时间发动汽车,离开了地矿局家属院。

汽车穿行在马路上,宿琴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。

直到看见不远处有辆正闪着警灯的警车,宿琴才稍微有了些安全感。她心中盘算着,是否现在就过去找丁大鹏问个清楚。

也许丁大鹏会告诉他,这背后都是张伟平搞得鬼。在丁大鹏接到宿琴电话后,紧跟着,他就给张伟平打了电话,说宿琴要去厂里找自己。与此同时,张伟平发现书中不见了李小华的孕检报告,就让丁大鹏将毕业照PS掉了李小华。这样一来,暇雪中学高三九班就没有李小华这个人了。

然后,张伟平又让丁大鹏找人跟踪宿琴,看到宿琴开车驶向地矿局家属院,就猜测她会找自己父母打听李小华。于是,又提前安排父母出了门,并找了个路人扮演邻居,告诉她,这对老夫妻出国旅游去了,可能一个月都不会回来。

同时,为了不让宿琴继续打听李小华的消息,张伟平又指使人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处,放置了这么一道威胁令,目的是让宿琴知难而退。

会是这样的吗?宿琴在内心中问自己。

还是她前两年阿加莎 · 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读多了,想当然的编出了这些东西?


技术支持: 97建站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