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2.丁大鹏的高中毕业照

丁大鹏高中毕业后,没有去上大学,而是开了一家生产制造铝合金门窗的工厂。

开工厂的原因,首先是因为丁家十几年来,一直都在做安装铝合金门窗的生意,他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也都在做这个行当,并积攒了一大批客户。

其次呢,是丁大鹏高中毕业那年,政府开始了老城改造的计划。得到消息的丁大鹏,和家人商量后,决定放弃去上大学,直接贷款开个生产制造铝合金的工厂。

按照丁大鹏的预计,接下来水泥、钢筋、铝合金这些建筑耗材,需求量都会暴增,自己就可以趁机大赚一笔了。

果不其然,丁大鹏赌对了时运。

他的厂房很快就从四百平米,扩展到了一千二百平米,再后来是三千六百平米,目前占地则是一万五千多平米。自然,和厂房面积一同扩增的,还有丁大鹏的个人资产。

因为铝合金部件生产加工过程中噪音比较大,三年前,丁大鹏就将厂房搬到了距离雁坛市区得有二十多里远的葫芦山下。

宿琴在去找丁大鹏前,先跟他打了个电话。确定他在厂里后,宿琴按照丁大鹏发来的地址定位,很容易就找到了丁大鹏的厂子“鹏飞铝业”。

高中那会儿,尖子生张伟平之所以能和成绩常年吊车尾的丁大鹏成为好朋友,主要还是因为两家挨得近。如果算直线距离的话,应该不到二百米。

而且,两个人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一直是同班同学。因为都不住校,两个人就经常一块骑着自行车上学,放学后又一块回家。

丁大鹏上初中那会儿迷恋上了武侠小说,高中时又迷恋上了电脑游戏。这也是他成绩倒数的原因,不过,张伟平的父母倒是不怕丁大鹏把儿子给带坏了。因为从小到大,张伟平都是极其自律的一个人。学习上的事,从来不用父母去操心。

后来,张伟平结婚时,丁大鹏专门给他弄了三十多辆豪车,法拉利、保时捷、宾利、劳斯莱斯什么的,一众豪华车队风风光光的将宿琴迎娶进了家门。

再后来,麻豆和雅妮出生时,又是丁大鹏帮忙联系酒店,办的满月酒。并且,他还给俩孩子每人包了个8888元的红包。

当然,张伟平也并不总是受丁大鹏的恩惠。前几年,丁大鹏的爸爸脑溢血,就是张伟平找了全北京最好的医生给治好的。直到现在,都一点事儿也没有。

***    ***

看到宿琴大老远的来工厂办公室里找自己,丁大鹏还以为张伟平出了什么意外。

得知张伟平一切都好后,丁大鹏语气轻松了起来,“你电话里让我千万不要跟张伟平说,我还以为他出啥子事了呢。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丁大鹏一边说着,一边动作娴熟的掰开一块普洱茶饼。

“噢,我这次来,主要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,”宿琴直接开门见山的就说明了来意。

“打听谁?”丁大鹏抬头看了眼宿琴,又继续为她泡茶。

“李小华。”

吐出这三个字后,宿琴简直可以听到“扑通扑通”的剧烈心跳声,她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。而实际上,在来工厂前的路上,她就在内心里面演练了很多遍,如何不动声色地面对丁大鹏,说出“李小华”的名字。

接下来,丁大鹏又会告诉她些什么呢?会是丈夫隐藏了很多年的秘密吗?假如,真出现了最坏的那个结果,张伟平不仅和李小华有个孩子,还在这么多年中,一直偷偷摸摸的联系。她又该如何去面对?

正当宿琴胡思乱想的时候,丁大鹏说话了,“李小华?哪个李小华?我认识的人中,没有叫这个名字的。”

宿琴一愣。

丁大鹏这个回答,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“给,”丁大鹏将沏好的茶水,端到了宿琴身前。

宿琴却没有伸手去端的意思。

丁大鹏看到宿琴脸上的茫然,他皱了下眉头,“你说的,可能是张伟平的大学同学吧?”

对于丁大鹏的这个说法,有那么一瞬间,宿琴甚至开始怀疑,是不是他和张伟平电话里串通好了,故意这么说的。然而,看丁大鹏的表情,又不像是在说谎。

可是张伟平明明说自己和李小华是高中同学,而且,高三那一年还是同桌。丁大鹏又怎么会说,不认识李小华呢?到底谁在撒谎?

宿琴一时间分不清了。

“你和张伟平是高中同学吧?”稍微梳理了一下头脑中的思路,宿琴这才问道。

“我俩啊,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是同班同学,一直到高中毕业,”丁大鹏边说,边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水,并示意宿琴喝茶。

宿琴不想显得自己没有礼貌,于是端起茶碗,啜饮了两口。一股普洱茶特有的清香,瞬间传遍口鼻。

“你们高中三年,就没有一个叫李小华的?”宿琴放下茶碗,极力装出一副不经意间,随口提起的样子。

“那当然了,要是有的话,我还能不记得嘛?”丁大鹏说着,爽朗一笑。

宿琴不肯死心,继续问道,“会不会是你记错了?比如说,高三那会儿,有没有一个转校生什么的,叫李小华?嗯,你知道的,高考前,有些人会因为户籍档案的原因,去其他学校参加高考。”

“我们是理科生,高三全班就42个人,30个男生,12个女生。哪有什么张小华,李小华的。”

“你确定不会记错?”

“你放心,错不了。要不,我去给你找高中毕业照看看?”看到宿琴不肯相信自己,丁大鹏提议道。

“你能找到?”听到丁大鹏这么说,宿琴也想把这事弄个明白。

“本来是找不到的,结果去年搬家时,被我儿子翻出来了。要不你就等一会儿,我去给你拿过来,”丁大鹏说着,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一座独栋小楼。

宿琴这才明白,隔壁那栋三层小楼是丁大鹏一家的住宅。

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
“哪的话,你先喝茶,我给你拿去,”说着,丁大鹏站起身,向门外走去。

丁大鹏离开后,宿琴望着窗外,陷入沉思。

假如真的如丁大鹏所言,张伟平和李小华根本不是高中同学的话,那张伟平一定是撒了个弥天大谎。

可是,他为什么要撒这个谎?而李小华又是谁?

没有人给宿琴作出回答,倒是远处“嘉和化工”几个暗红色的大字,显得格外醒目。

***   ***

丁大鹏再次回来时,手中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。打开之后,他把里面的高中毕业照递给了宿琴,“你看,我们全班42个人,一个不落的都在上面。”

宿琴半信半疑地接过毕业照。

很快,她就找到了位于最后一排的张伟平,以及,张伟平身边的丁大鹏。

毕业照的后面,则是每一个人对应的姓名。

宿琴在最前面的一排女生中,逐一查找她们与之相应的名字。

“张霞,刘雯珺,陈秋燕,邵薇薇,张宁,李婉婷,李楠,赵梦琪,李悦,王璐,孙菲,周嘉怡”。

果然,如丁大鹏所言,整个暇雪中学高三九班,根本就没有李小华这个人。

那么,李小华到底是谁?又或者,到底有没有李小华这个人?宿琴无法给出答案了。

在来之前,她还以为丁大鹏会给自己一个线索,没想到不仅线索没找到,反而让整个事情更显得扑朔迷离了。

那下一步该怎么办?宿琴在心中问自己。

对了,她还可以找张伟平的父母来问这个事。因为按照张伟平所说,本来他和李小华已经见过双方父母,并定了婚,然而,因为婚检的事情,让张家父母犯了难,李小华才提出的分手。

想到这里,宿琴跟丁大鹏作告别,并让他务必一定要对自己过来打听李小华这件事保密,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张伟平。

看到宿琴一脸慎重的样子,丁大鹏也猜到了几分事情背后的真相,“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,男人嘛,有时候难免会因为一点本能冲动,或者外在诱惑什么的犯个错误,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。你啊,就别太较真了,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?水至清则无鱼。”

听到丁大鹏这么劝自己,宿琴没有说话,她脸上挂着明显的不快。

丁大鹏看到后,忙换了另外一副口吻,“当然,要真是张伟平这小子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养小三,搞地下情,你放心,嫂子,我肯定站在你这一边。无论你做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。至于张伟平那王八羔子,我见他一回,骂他一回。”

宿琴叹了口气,“到底这个李小华是怎么回事,现在我也说不清楚。等我查明白了以后,再跟你说吧。”

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你尽管开口。嗯,张伟平是我从小到大最要好的兄弟,我打心眼里希望你们一家可以过得好好的,”丁大鹏的语气和眼神,都很是真诚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嫂子,你就是太客气了。行吧,等会你还要去接孩子,我也就不留你吃饭了,路上开车慢点。”

“对了,张伟平高中谈过恋爱吗?”

“肯定没有,他整天光顾着学习了,哪有那闲工夫去谈情说爱?”

“啊?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事。”

“真没事?我怎么看你这情绪状态不大对劲啊?要不,我帮你找个代驾?”

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

“那你路上小心点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
技术支持: 97建站 | 管理登录